联系我们
      工作时间
  • 周一至周五:09:00-17:30
  • 周六至周日:10:00-16:00
【戴天烁 小说】第二品 巫村大劫
2022-05-17 19:44:28 67
  • 收藏

      曾经,山中有一村落,名称:巫村,村中人大多姓:巫,同祭一祖宗。

      山中有座坟墓,乃是巫村人的总祖坟,每年清明时节,身处四方的巫村人、都会回村祭拜祖先。巫村世代流传着一条祖训:“山中祖坟,后人不得动迁,否则,将有大难。”

      话说这巫村,不知因何,方圆百里的村落,唯独巫村人丁相当兴旺,且出了许多大富大贵之人。做商贾的,腰缠万贯;当官的,朝野侧目。以至于,附近村落的姑娘,都想着嫁入巫村。渐渐地,村大欺邻,巫村人开始横行霸道,怙势凌弱。

      这一天,有巫村人办喜事,迎娶女子回村。途中遇到邻村人丧葬,正抬着棺木,撒着往生钱。二者相向而行,走在道上。巫村人见状,口中骂骂咧咧,直喊晦气,气势嚣张的喊邻村人回避。邻村的亲人刚死,本就难过,他人哪里会肯。

      谁料巫村人见其不肯,竟生拉硬拽,把棺材扔到路边,棺中尸体掉落而出,亲人抱着尸体痛哭不已!

      可是巫村人没觉得自己放错了!依然高头大马大摇大摆、把邻村人挤到一旁,抬着新娘花轿回了村,口中还说着:“贱命一条,也敢挡道。”好是恶毒!

      兴许是老天开眼,巫村近日遭了天谴。村中有五人,光天化日,暴毙身亡,尸体口吐白沫,脖子有两个黑色血洞。这下整个巫村炸开了窝,村民人心惶惶,不知所措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巧的是:这天夜里,有位中年人入睡后:他便身游到了后山,只见眼前站着一位头戴银蓝色图纹发冠;身穿天蓝色服装;左手握着一本翻开的《善恶簿》,右手提起一把写着‘全’字的令剑(全字的令旗,加上旗杆是一柄短剑)!这人仙便是戴天烁善帝!此时对眼前的中年人说道:“我是:戴导善帝!整理着世界阴阳、善恶!体看巫村、仗势欺人、心乃感叹!”

      这时,中年人赶忙跪下:“戴导善帝!难怪本村,人员会突然死亡!”

      戴导善帝此时平和的说:“我念你经常吃斋念佛,为人没有恶意,特来见你指点迷津,以救巫村减少灭亡!”

      中年人连忙:“谢谢戴导善帝!”

      戴导善帝说道:“现在是巫村的祖坟风水故障,要刨坟细探,不然,村中还将继续死人。”

      中年人细听着,然后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在床上,类似梦境!于是便穿起外衣,走到堂前,点起香火,对着佛像叩拜:“谢谢戴导善帝,谢谢佛菩萨!

      第二天,这位中年人就把自己昨夜梦见戴天烁善帝的事情、告诉给了村里的人听!此时巫村人哪里会肯,老祖宗传下来的祖训,不会因这位普通中年人的一个梦话、而抛开了祖坟!

      然而,接连几日,巫村中又接二连三的死人,死状还是口吐白沫,脖子有血洞。感到事态严重的巫村人,赶紧又和这位中年人焦急起来,也随同这位中年人来到家中叩拜佛像,祈求戴导善帝和佛菩萨们的解难保佑!

      一天,两天,三天过去了,村民们问这位中年人:“戴导善帝有再来提示吗?”

      中年人摇摇头说:“没有。”

      这时众人更焦急了起来:“那怎么办呢?!”

      中年人此时说道:“我想:戴导善帝好像已经告诉我们了,只能刨坟!

      无奈,刨坟是村中大事,得告知在外的巫村人,回乡商量。

      当日,巫村乡亲拨通很多电话、手机给在外的亲戚儿媳,告知大家村里发生的近况。数日后,巫村便陆续有穿着华丽服饰的人归来。只是,就这么几日,村里又死了好几人,死状依旧。当天夜里,又急又怕的村民,没来的及等其他人回来,提前召集了全村人在宗氏祠堂商量。

      老辈人坚决不让,说是:“祖宗传下来的祖训,怎能如此儿戏便废除”;

      年轻一辈的,却一致要求刨坟,个个心中想着:“你们老头子,一只脚踩在棺材里,自然不怕,我们可还不想死”。

      正当众人争执不下之时,人群中响起混乱声,竟有族人当场暴毙!

      刨坟!刨坟!有被吓傻的巫村人,大声喊着刨坟。张口结舌的老人们,面面相觑,只能叹气默许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翌日,巫村人和道长来到山中祖坟前。未几,道长开坛作法,铃铛摇的叮当响,桃木剑舞的虎虎生风,接着走到坟前,抬头望天,掐指一算,点了点头。而后呼来村里壮年人刨坟。刨坟的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,刨坟的速度比狗刨地还快,生怕慢了,又有血光降临,村中老人则领着其余的村人跪伏在旁边的《戴导神庙》戴天烁善帝的神像前!

      不多时,一具棺材、被刨了出来,竟是一口大金棺材。只见,金棺材表面竟缠绕着黑色铁链。金棺出世之后:本来是晴空万里,骤然间乌云密布,忽地,一声炸雷,空中就像决了堤一样,下起漫天大雨。

      道长!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样?!巫村人见天有异象,慌忙询问道士

      难怪...难怪...作孽啊...” 道长竟似听不到巫村人所问,瞧了眼金棺材,而后看向跪伏着的巫村人。你们且拿个碗来。很快,一个巫村人便递了一个碗递给道长。道长把碗放在坟前,转过身看向巫村人,眼神略一犹豫:凡是最近参加过喜事的壮年人,每人往碗中滴一滴血,而后把碗中的血淋在棺材的铁链上...再把棺材原地下入坟中即可。其他人,先回家里去吧,我也该走了。

      言必,道长便提步离去。有点糊涂的巫村人想要叫住道长,道士摆摆手,也不说话,依旧往山下走去。待道长走出巫村人视线时,忽地一只小蛇像箭一样飞向道长,而后盘在道长手腕上,

      老道看着小蛇:老伙计,辛苦了。哎...这回我要减寿三十年了...。一身长叹,老道消失在了雨中。

      再说此时的山中祖坟,坟前已是滴满了一碗血,此时巫村所有壮年人,全都留在坟前。其余人则听老道的话回了家,留下那位中年人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,老人颤颤巍巍走向坟前,端起那碗血,而后小心翼翼的淋在缠绕着金棺材的铁链上。

      说来也怪,鲜血淋到铁链上,片刻竟被吸收进去,找不到点滴血迹。正当众人惊讶不已,金棺突然剧烈抖动,只听嘭的一声巨响,坟前的金棺竟炸裂开来!眼前的一幕,吓傻了巫村人。

      只见一头蛇身、鳄首、蜥腿、鹰爪、鱼尾、鹿角、鱼鳞,口角有须的野兽悬浮在空中,仇视着众人,赫然是一头龙!但见此龙微微一吸气,坟前所有滴血入碗的巫村人,全都七窍流血,暴毙身亡,流出的血竟全部没入龙身中。

      这时只有中年人和那位老人活着!两人见状,跪倒在地,大喊:“龙神饶命。”

      哼,回去告诉其他人,念在戴导善帝的份上,不与尔等计较,日后若再为恶,我必回来屠杀尔等!话毕,腾空而去,飞入云中,转眼便消失无踪......两人抬着头看着龙飞走,再低头看向空空的祖坟和一地的尸体,一脸心有余悸。说来也怪,从此巫村再也没出过大富大贵之人......



    上一页:【戴天烁 小说】第三品 供奉者和善帝的故事 下一页:【戴天烁 小说】第一品 心恶报应
    
    全部评论(0)